奥地利共和国纺织协会社长否认夕阳工业观念澳

作者:服装鞋帽

一般人的看法是,即便是某些亚洲厂商因产能不足、工资或运费高涨等因素而拿不到订单,这些机会仍几无可能再回到奥地利。因整个产业结构改变,国际分工模式区块大致定型,奥地利本土纺织产业面临的生存挑战比昔日更严峻。

他说,大陆已从世界工厂转变到世界市场,台湾纺织产业应思考如何制造业服务化,对大陆的发展应侧重“市场面”大于“制造面”的思维,例如从“防御性投资”到“扩张性投资”、从“产业链整合”到“产业间合作”、从“产品多元化”到“产品多元化营销”等策略思维的转变。

业内人士认为,当中国的工资不再那么低,将原料运输至中国,再将产品运回欧洲的吸引力不复往日。同时,消费者希望西方服装品牌提供更丰富的产品系列,对定制的需求也日益高涨,供应商离得越近越好。

奥地利纺织业尚能存活的主要卖点在于搭配高科技的高附加价值纺织品。例如专为自行车骑士设计的手套式GPS、装有导航器的户外活动背心、内建防水的计算机软件衬衫等,都是奥地利纺织业未来开发的主力产品。

虽然台湾纺织业有136项列入ECFA收清单,但面对大陆工资上涨、“十二五”规划,台湾专家认为台湾纺织产业应思考如何制造业服务化,并进行扩张性投资和产业合作,积极转型。

据报道,一家欧洲服装制造商在选择毛织品供应商时,没有像过去那样选择中国厂商,而选择了意大利的厂商,这被不少行业专家视为时代改变的迹象之一。

纺织业在奥地利曾经盛极一时,其中亦不乏生产大厂,而如今业界厂商多已外移,硕果仅存者亦越来越难与工资低廉国家的同业竞争。

刘育呈表示,ECFA有利台湾纺织业,但大陆沿海地区面临工资调涨,各省最低工资2010年上涨10%到30%,厂商正将生产线移往内陆、西北部。

尽管这只是一个案例,但也显示出中国纺织业在新国际经济形势下,或将面临更多挑战。2016年纺织业形势被总结为“以整合产业链应对成本问题,以创新应对同质化,以科技应对国际竞争”,在影响行业发展的多重因素的共同作用下,纺织行业增长动能转换及转型升级仍然存在不畅。

奥地利纺织制造业协会会长Reinhard Backhausen却极力否认奥地利纺织业已成夕阳工业的看法,他并进一步以统计数据来反驳上述负面看法。

最值得注意的是,2010年大陆针对高耗能、高排放、产能过剩的企业,为了节能减排而限电。各地都准备在“十二五”时期逐步淘汰不符合产业政策和节能减排要求的落后产品、技术和工艺设备,建立和完善淘汰落后产能监督管理机制和政策体系。

反应在市场层面,近日有媒体报道称,不断上涨的人工、原材料和能源成本,让中国往日世界工厂的价格优势不再明显,越来越多的国际纺织品买家逐渐转向欧洲供应商。

根据该协会的资料,奥地利前还在营运生产的纺织厂商约550家,从业人员24,300余人,产品达90%外销,2011上半年销售额成长达12%。

据台湾“中央社”报道,台湾“纺织产业综合研究所ITIS”计划研究员刘育呈指出,台湾纺织业有136项列入ECFA早收清单内,台湾纺织产品享有降税及零关税的优惠,相对的大陆纺织业则只有22项列入早收。台湾纺织业早收清单占台湾出口到大陆纺织品近7成,

围绕着“十三五”期间“纺织强国”的建设总目标,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会长孙瑞哲强调,未来中国纺织行业需要协调产业与社会、产业与环境、产业与消费三个关系;经历传统产业向科技产业、时尚产业、绿色产业的三个转变;最终构筑制造产业板块、时尚产业板块、科技产业板块的中国纺织工业“新三板”产业架构。

刘育呈说,对台湾纺织业而言,调高最低工资将增加劳工对加薪的预期,额外增加的成本还包括社会保险金、员工各种福利金等费用。

另一方面,2017年“走出去”总体形势稳定向好。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副会长、中国贸促会纺织行业分会常务副会长徐迎新预测,中国纺织业“走出去”仍将保持强劲势头。他分析,积极因素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再次明确实施“一带一路”战略的决心没有变;二是我国纺织产业进行跨国布局的内生动力和内在需求没有变;三是行业积极通过国际产能合作进行全球生产力布局和优势资源配置,并与国内产业转移升级产生良性互动的路径没有变。

“不过,有些风险需要企业特别警惕。一是2017年海外项目的融资可能会产生一定困难;二是2017年国际政治风险集聚,不确定性不断上升。”徐迎新提醒。

展望2017年,在“十三五”规划、“纺织强国”建设纲要等宏观指导下,中国纺织业将打造“新三板”、打响“走出去”战役,显示出良好发展势头。

工业和信息化部数据显示,2016年1-12月,纺织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4.9%,生产运行总体平稳;纺织业固定资产投资增长10.7%;纺织业产销率达到98.4%,服装制造业为97.7%;但纺织出口交货值同比下降0.9%。

本文由爱彩乐APP下载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