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安全局就福岛核事故后核电厂安全立异答问爱

作者:机械设备

通过访问IRSN总部,双方基于2009年在机械总院签订的合作备忘录,围绕今后可能开展的长燃料循环系统设备周期相关论证、核电厂设备运行数据库、核电厂的可靠性核安全审评、人员培训等工作内容进行了交流,初步拟定在2011年11月下旬IRSN人员来北京访问时到我院进一步协商具体合作事宜。

会谈期间,王德成副院长有针对性地介绍了机械总院情况,特别介绍了我院在核电领域的业务现状及未来发展方向。王院长强调,我院核设备安全与可靠性中心与德国GRS均为两国核安全监管政府部门重要的技术支持单位,在核安全技术和实践经验等方面具有相似性和互补性,希望双方能够建立长期、稳定的核安全合作关系,在核安全相关领域开展更多合作与交流。德国GRS总经理Frank-Peter Weiss对王院长的接见和介绍表示感谢,同时也简要介绍了德国GRS的工作情况。福岛核事故之后,德国政府决定不再新建核电厂,GRS作为德国核安全和核研究的主要技术部门,今后会把工作重心转移到核电站退役和放射性废物处置等方面,但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还将继续开展核电相关领域的研究工作,继续加强国际合作,希望与我院共同促进全球核电安全领域的发展。德国驻华使馆能源环境部主管Peter Kreutzberger先生代表德国政府表示,虽然德国不再推进本国核电的发展,但德国政府仍然会在核电领域继续开展有关研究工作,支持核电领域在德国的国际合作项目,共享其核电方面的先进技术、经验和专家,与中国及其他国家共同促进安全、和平使用核能。

问:福岛核事故后,我国核电厂的核安全改进行动现在进展如何?

2011年11月1-10日,应法国辐射防护与核安全研究所、德国电厂和反应堆安全学会及比利时贝尔V公司三方共同邀请,王德成副院长率团参加了2011欧洲核安全论坛(EUROSAFE FORUM),期间应邀对论坛的两家主办方——德国GRS和法国IRSN进行了访问。

应我院邀请,德国核设备与反应堆安全研究协会代表团于2012年3月29日来访商谈核电技术合作并签署中德双方关于核安全研究方面的技术合作协议。我院王德成副院长、中机生产力促进中心李勤主任等8人参加本次合作研讨会议和协议签署仪式。德国代表团由德国核设备与反应堆安全研究协会总经理Frank-Peter Weiss先生、德国驻华使馆能源环境部主管Peter Kreutzberger先生、德国GRS国际部部长和GRS核电技术专家以及北京代邦能源技术服务有限公司总裁等8人组成。

答:根据核安全综合检查的结果,结合对福岛核事故教训的研究成果,分别对运行核电厂提出了10项安全改进要求,对建造核电厂提出了14项改进要求。

通过本次机械总院牵头、生产力中心参加进行的核安全专题考察活动,实现了与世界核电领先的法国、德国的现场直接接触,深入交换信息和经验,探讨合作方向和机制,为进一步合作打下基础;通过参加欧洲核安全论坛(EUROSTAF FORUM),获得大量国外核电安全技术及监管信息;与更多的机构和企业代表接触交流,在核安全机构设置、发展定位、合作发展方向和试验验证能力建设等方面均有启发和借鉴意义,代表团圆满完成了出访任务并取得了预期目标。

合作协议签署仪式后,我院还与德国GRS就近期拟开展的具体合作进行了深入交流,包括围绕核设备通用数据库的开发、设备老化管理等工作内容进行合作立项商洽并就共同申请政府间科技合作项目制定推进计划。

问:福岛核事故发生后,我国都开展了哪些行动?

访问GRS公司总部期间,双方围绕今后可能开展的核电厂设备运行数据库、核电厂的可靠性核安全审评、人员培训等工作内容进行了讨论,形成了合作内容协议书初步框架并拟定在2011年12月上旬GRS人员来北京访问时到我院签订。

作为中德双方的代表,王德成副院长和Frank-Peter Weiss总经理共同签署了机械科学研究总院与德国GRS在核安全研究领域的合作协议,明确了双方合作方向,开启了合作切入点。

在福岛核事故三周年之际,国家核安全局相关负责人就我国核电厂安全改进等情况,回答了记者提问。

欧洲核安全论坛(Eurosafe forum)由法国IRSN、德国GRS和比利时Bel V共同主办,今年主题是:核安全——新挑战、经验和公众期待。来自全球30多个国家400多名代表参加了本次论坛。会议分别围绕福岛核电厂事故带来的核安全新挑战举行了6个专题报告和1个论坛式讨论会;围绕福岛核电厂事故以来反馈经验举行的4个专题报告;还举行了分别围绕安全研究和专家意见、放射保护和环境问题、核安全为主题的3个分论坛和核电厂设备运行经验及反馈培训讲座。

问:目前我国核电厂的安全水平如何?

问:我国出台的《核安全规划》,目前落实情况如何?

五是进一步加强和充实了核安全监管能力。充实和完善了政府核安全监管、核事故应急及核能行业管理机构,加强了队伍建设,进一步提升了监督管理能力。

根据这些改进行动对安全的影响程度及其紧迫性,我们按照国际通行做法,把运行核电厂改进行动分为短期、中期和长期项目,分别要求在2011年底、2013年底和2015年底完成;把在建核电厂改进行动分为首次装料前完成和2015年底前完成两类项目。

一是做好福岛核事故应急工作。在第一时间启动核事故应急预案,紧急指令各级监测力量迅即行动,密切跟踪事态进展、开展大气放射性核素监测和分析,研判事故进展,国家核应急协调委员会及时向社会发布权威信息。

答:一年多来,各相关部门、各核电企业按照职责分工积极推进规划的落实,取得了阶段性的成果。

三是发布了《核安全规划》。该规划提出了核安全目标,对未来一段时间中国核安全工作的重点任务、重点工程和保障措施进行了全面部署。规划发布后,各相关单位按照职责分工,积极推进规划的落实。

针对运行核电厂的改进要求主要包括:防洪能力提升、增设移动电源和移动泵、提高核电厂地震监测和震后响应能力、完善核电厂严重事故管理导则、改进消氢系统、开展地震海啸危害性评估和复核、完善应急响应计划、提高应急响应能力、进行外部事件概率安全分析等。

二是开展全国民用核设施综合安全检查。国家核安全局会同国家能源局、中国地震局立即组织了300多名专家学者对全国所有核电厂进行了综合安全检查和安全裕量评估,全面深入地检查和评价了我国核电厂安全状况。检查结果表明,我国核电厂的安全是有保障的,但也发现在应对类似福岛核事故这样的极端自然事件方面仍然存在一些薄弱环节,并制定了改进和提升行动要求。

三是核安全法规建设方面,福岛核事故后,我们密切关注国际核安全法规标准的修订情况,同时研究分析我国核安全要求和管理的实际问题,修订了我国核安全法规标准体系表,并按照这个体系表开展法规标准的补充、完善和修订工作,取得了一系列成果。

答:现在全世界运行的核电机组总共400多台,我国17台。国际上核电厂主要是在70至80年代建设、运行的,与他们相比较,我国核电厂主要在90年代以后开始建设运行,因此吸取了国际核电建设和运行经验,核电厂设计安全性,特别是设备制造的技术水平、设备可靠性等方面有了很大改进。目前我国投运核电机组17台,其中包括福岛后投入商运的两台机组,一直保持良好的安全业绩,迄今未发生国际核事件分级2 级及其以上的运行事件。在WANO综合排名中,我国运行机组各项性能指标均处于全球核电机组的中上水平,部分机组和安全指标处于世界先进水平。以2013年为例,参照2012年WANO的统计值,我国15个运行核电机组共135个WANO指标中,112个在WANNO中值以上,占83%;80个在WANO先进值以上,占60%。我国建立了比较完善的全国辐射环境监测系统,围绕核电厂周围建立了很多监测点,这些监测系统24小时连续监测。多年的监测结果表明,我国核电厂周边环境辐射水平处于天然本底正常涨落范围内。

我国在建核电机组31台,约占全球在建核电机组的40%。这些在建机组的建设质量均处于受控状态。

四是在提高核安全监管能力方面,国家核与辐射安全监管技术研发基地建设工作取得了进展,引进、开发了一系列的核安全分析评价程序,进一步完善核电厂审评和监督检查技术文件,完成了核电厂经验反馈体系的基础建设。来源:中核网

2013年9月,国家核安全局对运行核电厂福岛核事故后改进落实情况进行了一次全面检查。检查结果表明,完成的改进项都满足《福岛核事故后核电厂改进行动通用技术要求》。

福岛核事故发生至今已满三年。三年来,我国和世界其他国家一样,为防止发生类似福岛核事故的核安全改进始终没有停止,对于更高标准的核安全追求也没有停止。三年来,国家相关部门、相关企业认真研究福岛核事故的经验教训,加强国际合作,对全国核电厂进行了全面深入的综合安全检查,出台了《核安全与放射性污染防治“十二五”规划及2020年远景目标》(以下简称《核安全规划》),实施了多项核安全改进提升行动。

四是实施核电厂安全改进行动。根据综合安全检查结果,吸收国际研究成果和经验,制定和发布了《福岛核事故后核电厂改进行动通用技术要求》,对每个改进行动的规定都做了具体要求,比如,移动电源、移动泵容量要多大、配备多少台,挡水板要多高等,指导和规范改进活动的落实。各相关单位按照改进行动的时间节点和通用技术要求,积极开展改进行动。

二是在提高新建核电厂安全水平方面,经过一年多反复研究,不断征求各方面的意见,对我国新建核电厂的设计基准地震、堆芯的热工裕量、系统设备和分级等都提出了更高的安全标准。针对“‘十三五’及以后新建核电机组力争实现从设计上实际消除大量放射性物质释放的可能性”的目标,我们正在加紧研究具体的技术措施。

对于大家比较关心的在建项目工程拖期现象,从核安全监管者的角度来看,拖期的原因一是因为设备制造延迟、未能及时供货;二是设备制造中出现一些不符合项、或者设备鉴定试验发现一些参数不满足设计要求;三是在建造过程中,发现原来的设计需要变更。不能把工程拖期与核电厂的建造质量和运行安全直接划等号。我们在建设核电厂经常说的一句话是:当进度和质量出现矛盾时,进度必须服从质量;当效益和安全出现矛盾时,效益必须服从安全。

各核电厂积极落实了这些改进要求,各项改进行动均按要求的时限开展或完成。截止到2013年底,运行核电厂除1项长期研究项目仍在顺利推进外,其他项目均已实施完成;5台首次装料的核电机组均在装料前完成了全部需要实施的改进行动,其他项目也在按计划推进。

针对在建核电厂的改进要求,除了上述10项外,还增加了分析评估安全级数字化控制系统的可靠性、开展二级概率安全分析、改进放射性废物系统等改进要求。

答:按照党中央、国务院要求,我国立即采取了一系列的响应行动,主要包括:

一是在提高运行和在建核电厂安全水平方面,对于运行和在建核电厂,主要就是落实福岛核事故后改进行动。另外,就是加强对运行和在建核电厂的监管,通过更严格的技术审评和监督检查,确保运行安全和建造质量。

本文由爱彩乐APP下载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爱彩乐APP下载 德国 副院长 欧洲 我院